整个人从椅子上弹了起来

2020-02-06 03:10

案发后赵某的家人提出精神病史,称其曾有三次发病,期间2011年和2013年都在老家住院治疗过,当时鉴定的结果是精神分裂。

昨天中午11点多,记者再次来到事发现场,此时距离案发虽然已经过去了24个小时,但是一路走来还是可以听到不少居民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议论着。

很快一阵手机铃声划破了寂静,小陈接起电话,转头望着重症监护室门,整个人从椅子上弹了起来,走了过去。不一会儿护士拿出一张单子让其签字。

看着老陈一家商议着,靠着墙边的河南人陈某也走了过来。陈某5岁的孙子,也被砍伤送到这里。他试图打探一下小孙子的情况,结果却什么都没。

此时地上的血迹大都被清理干净,赵某家的出租房大门贴着警方的封条。邻居说,事发后赵某一家人就再也没回来过。

老陈告诉记者,昨天小孙子去做ct他们这才见了一面。“脑袋都裹着纱布,看得心疼啊。我叫了他一声,他小眼睛睁开看了一下,又闭上了。”

看到这一幕,老陈的心又揪了起来。他说,这一天下来,一看签字心就提到嗓子眼。“就怕出啥事。”

过了一会儿,手术室大门开了,医生叫了一声,老陈一家都围了过去。短暂的交流后,老陈的眉头又收紧了。医生称,目前伤情趋于稳定,但颅骨的伤还很严重,需要手术治疗。

“他们都见过了,我们还没见到,医生只说情况稳定但还很危险,我们也不知道孩子到底怎么样了……”

至于伤者家属的民事赔偿,警方表示已经对赵某在宁波和安徽两地的资产进行调查,如果查实将及时冻结,并劝说家属积极组织民事赔偿。

昨天上午10点多,妇儿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口,安徽人老陈一家子围成了一圈,正激烈地商讨着4岁小孙子手术治疗的事。

对此,鄞州警方表示,已经派人前往赵某的老家展开调查。下一步,警方还将对赵某进行精神病司法鉴定。

已经熬了一夜的家人们脸色暗淡,一脸疲惫。老陈双手强撑着椅背,陷入了沉思,他的儿媳妇,也就是孙子的妈妈坐在对面,双手叉在胸前,目光呆滞,默默流着眼泪。